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虎过山冈最新章节:第十八章果真风流不下流
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
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亚博 亚博国际平台 亚博国际pt 网游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仙侠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竞技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热门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都市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言情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穿越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灵异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军事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官场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排行 校园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推理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总裁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同人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架空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玄幻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武侠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历史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全本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好看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 > 武侠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 虎过山冈?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9? 时间:2019-9-9? 字数:13067?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果真风流不下流    下一章 ( 没有了 )
  沿途的各大门派,更是他们拜访之重点。

  各派妥善运用四海帮那批财力迄今,皆已发了小财,他们在感激之余,当然热情的招待封条夫妇。

  经此一来,十二天的行程延为一个半月哩!

  他们一近京城,赵提督皆已和不少官吏出啦!

  双方欣然行礼后,便顺利入京城。

  当他们抵达宫门时,立见大批官吏及皇族皆列队恭,八公主及九公主之成韵味不知羡煞多少人哩!

  好不容易抵达内殿,他们便去见皇上。

  立见两位皇后及湘妃皆陪坐在侧,他们便恭敬行礼。

  皇上一见二位公主不但有喜,而且更加成,她们脸上的笑意及意气风发,使皇上暗暗欣慰啦!

  太子立即赞扬封条之政绩。

  皇上含笑道:“朕明白,朕由百姓之迁居及商人改赴武昌借贷,朕便明白驸马之号召力啦!”

  封条忙道:“但愿儿臣未危及大内。”

  皇上含笑道:“放心,朝库内之金银堆积多年,如今正可往外通,来年再创一次大丰收吧!”

  “父皇英明!”

  “哈哈!驸马打前锋,太子主政,朕坐享共成矣!”

  “儿臣理该效劳。”

  太子含笑道:“儿臣明另奏心得吧!”

  “准!先歇息吧!”

  “遵旨!”

  他们便行礼离去。

  不久,湘妃陪封条夫妇开始赠送礼品啦!

  这些礼品先由二位公主开妥名册,再由封柳夫妇一批批的采购,每件礼品上皆已经写明受礼人员。

  他们忙到夕阳时分,各皇族及官吏皆收到礼品啦!

  皇上的礼品竟是一幅由三位孩童所写的诗哩!

  皇上瞧得龙心大悦啦!

  二位皇后各获一对海南深海珍珠项链,她们欣然佩戴啦!

  整个皇宫乐淘淘啦!

  入夜后,太子宴请他们啦!

  七位年青人屏退宫女,畅然自行取用山珍海味啦!

  膳后,二位公主欣然返殿各陪母后啦!

  她们滔滔不绝的叙述,湘妃二女欣然的笑啦!

  封条却搂着古云彩又吻又摸着。

  古云彩能在大内皇宫行乐,不由亢奋万分。

  不久,二人畅玩各种花招啦!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尽兴的温存着。

  不久,他们泡入白石浴池内享受温泉啦!

  翌起,他们便畅游大内及轮接受众人之招待。

  半个月后,他们畅游京城名胜及品尝特产啦!

  又过了半月,他们正有辞意,皇上却旨谕太子成亲,于是,他们欣然留下来准备见识世纪大婚礼。

  皇上一声令下,众人便总动员啦!

  不到十天,皇宫已经金碧辉煌啦!

  欢乐时光迅即又消逝十天,这天下午,赵提督亲自押车送来三尊一尺高纯金人,他们正是福禄寿三吉星也!

  赵提督吩咐军士抬它们入宫殿后,便呈上一封信。

  封条先赐赏军士,再拆阅该信。

  立见封柳吩咐封条以此“三星拱照”做贺礼。

  赵提督略加寒暄,便匆匆离去。

  因为,太了成亲,赵提督须负责一切安全事宜呀!

  封条便和娇们欣赏着。

  翌上午,他们贡献三尊金人,皇上不由龙心大悦欣赏着。

  翌一大早,皇宫乐曲连飘,太子及两位未来的皇后按宫礼逐一的进行大礼,封条夫妇则与皇族们全程观礼。

  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方始礼成。

  众人稍歇,方始入席。

  皇上立即欣然申感。

  皇族及官吏代表依序申贺着。

  不久,太子起身行礼道:“有请封驸马!”

  封条暗怔的含笑起身啦!

  太子倏然当众下跪向封条叩头啦!

  封条骇得急忙趴跪叩头啦!

  太子道:“请起!”

  封条一起身,太子便起身道:“若无封驸马尽心尽力的冒险忍辱,本宫绝无今之情景!”

  封条忙道:“理该效劳!”

  太子又道:“封驸马治理武昌后,不但使武昌加倍繁荣,更带动全国欣欣向荣,本宫岂可或忘此功绩!”

  众人报以热烈的掌声啦!

  封条便向四周欠身致意。

  太子含笑道句请坐,方始入座。

  皇上接道:“封驸马对本朝之贡献,有目共睹,武昌之成就,乃是众聊效法之目标,众卿宜全力以赴。”

  “遵旨!”

  皇上一挥手,佳肴立即呈上。

  封条终于尝到山珍海味中之山珍海味啦!

  可惜,没多久,一批批人前来敬酒,他无暇细品佳肴啦!

  半个多时辰后,皇上召封条到身旁便低声道:“朕特赦,各衙内之犯人后若再行恶,驸马能制否?”

  封条低声道:“能!各派会监视他们!”

  “好!银庄调度正常否?”

  “谢谢父皇关心,每皆有不少的存金。”

  “很好!朕永远支持驸马!”

  “谢谢父皇!”

  “汝等明离宫?”

  “是的!二位公主距临盆近矣!”

  “好!汝等明离宫吧!朕盼她们之喜讯!”

  “遵旨!”

  封条便含笑返座。

  良久之后,众人方始散席。

  封条一返客殿,立见湘妃前来,他们立即出

  湘妃一入内,立即送出一个信封道:“收下吧!”

  “谢谢母后!”

  “二位公主即将临盆,烦驸马多费心。”

  “遵旨!”

  “皇上方才和驸马…”

  封条道:“皇上特赦,却又担心罪犯再作案。”

  湘妃点头道:“时局乍稳,确须有此顾虑。”

  “儿臣会请各派监视罪犯。”

  “上策!善用各派及官方力量吧!”

  “遵旨!”

  “汝等明离宫吧?”

  “是的!皇上已赐准!”

  “沿途小心些!”

  “遵旨!”

  湘妃欣然离去啦!

  不久,东宫皇后含笑前来。

  她亦赠封条一个信封及叙着。

  良久之后,她方始欣然离去。

  封条当着五之面拆开二信,立见信中各有一张三百万两黄金银票,他们不由一阵子欣喜。

  不久,他们赴各殿辞行啦!

  翌上午,他们正启程,太子已经含笑前来,他递出一个信封道:“本宫恐难在近年内出宫,驸马可得常返宫。”

  “遵旨!我们期盼喝弥月酒哩!”

  “哈哈!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一路顺风!”

  “谢谢皇兄!”

  封条向众人拱手致意,方始上车。

  十二车礼品便跟着他们离宫啦!

  他们虽无人随行护送,却有更多的旅客搭车随行,此外,尚有各地官衙及门派之送哩!

  第十二天上午,他们已顺利返府,立见封柳夫妇各抱一孙及牵一孙的率众相,他们便欣然下车接过孩子。

  下人立即车入内及搬运礼品。

  封条返厅一入座,便含笑道:“吉星拱照颇获皇上之赏识哩!”

  封柳含笑道:“它们出自十二位名师之夜赶工哩!”

  “谢谢爹,太子赐金五百万两,皇后及湘妃各赠金三百万两,请爹收下吧!”说着,他已递出三个信封。

  封柳摇头道:“交给铃儿吧!吾二人将畅游天下矣!”

  封条便将认封交给曹韵铃。

  雪红含笑道:“借贷数额减,利钱却增,因此,吾二人此次出游,将会伺机济助各地的急困人员。”

  封条点头道:“太好啦!”

  古云烟道:“西湖那座庄院,烦爹娘代为出售吧!”

  雪红含笑道:“好!吾二人会妥善处理!”

  封柳道:“霍天诸人所经营之店面皆生意不错,拨空去瞧瞧吧!”

  “是!”“顺便瞧瞧各学塾。”

  “是!”封柳夫妇便含笑离去。

  封条夫妇便入内整理行李及礼品。

  口口口口口口翌一早,封柳夫妇已含笑搭车离府,封柳和曹韵铃一入银庄,便受到众伯行礼

  正在存钱的百姓们更是争相行礼请安!

  封条含笑挥手致意及询问他们的近况。

  每人皆充感激及愉,令封条欣然鼓励着。

  不久,封条单独出去逛街啦!

  他瞧各地店面,却被沿途旅客及百姓热情包围着,不过,他仍然沿途挥手致意,直到午时方始返府。

  他陪五用过膳,便返房运功。

  半个时辰后,他便离府掠向北方。

  不久,他已坐入霍天兄弟的茶行品茗啦!

  他一听众人皆生意不错,立即欣然致喜。

  没多久,霍天陪他到处打转啦!

  封条一直为众人打气到黄昏时分,方始返堡。

  翌起,他仍支身赴各地巡视,沿途之学塾更是重点,他便以七的时间,完成这份工作。

  第八上午,曹金城陪武当、少林及华山派掌门人前来拜访,封条便欣然他们入厅就座哩!

  曹金城道:“可有获赦人员来此求职?”

  封条摇头道:“没有,各派遇上此事乎?’’“没有,不过,各派所经营之店面正扩大规模,各派为协助他们,有意雇用他们,汝认为可行否?”

  “太好啦!霍天诸人亦有意雇用他们哩!”

  “很好!各派为完成此工作,需向银庄借贷哩!”

  “没问题!一律免付利钱。”

  三位掌门人忙摇头拒绝。

  曹金城含笑道:“打个对折吧!”

  “行!”

  三位掌门人欣然致谢啦!

  封条召入一名青年,便吩咐着。

  不久,曹韵铃已含笑入厅行礼啦!

  她先送出银票,再请三位掌门人立妥借据。

  曹金城含笑道:“其余各派逐会来办此事,没问题吧?”

  “没问题!”

  “太好啦!”

  ‘他们又叙良久,方始用膳。

  膳后,三派掌门人申谢离去啦!

  曹金城亦前往丐帮吩咐着。

  不到五天,各地已经公告各派及封驸马雇用获赦人员之事,百姓们更加的钦佩封驸马啦!

  不到一个月,便有二万余人在霍天等八干余人之店内工作,另有五千余人则获城内商人们所雇用。

  丐帮一下子雇用六干人,因为,他们又购买大批马车及船支呀!

  只要肯操劳力的犯人全部获得安置啦!

  皇上满意之至啦!

  这天午后,九公主一口气生下一对儿子,他们又白又壮,不但封条乐,府内之下人们也欣喜不已。

  黄昏时分,湘妃已收到信函啦!

  她欣喜的启奏皇上啦!

  皇上哈哈笑道:“赐金六十万两!”

  “谢谢皇上!”

  她又欣然向太子及二位皇后报喜啦!

  不久,她又替二位外孙取到三份红包啦!

  当天晚上,整个皇宫便知道此项喜讯啦!

  又过了九天,八公主也分娩一子啦!

  皇上笑哈哈的赐金三十万两啦!

  东宫皇后一出面,红包便如涌到啦!·封条光靠此三子便收入近五百万两黄金哩!

  人心便是如此的现实,此时的封条不但是天下最热门的人物,其武功、财力和声望,皆已经是天下第一啦!

  少林各派曾正式组盟及推举封条为盟主,封条却把他们否决掉,因为,封条不愿让皇上有所怀疑呀!

  为了促进交通便利,封条透过华中地区各衙雇用贫民修补官道及拓宽上千条道路,此举嘉惠五十余万人啦!

  丐帮车行更是最大之受惠者,因华中正是他们的生意圈呀!

  不出二个月,原本四通八达的武昌交通更迅捷啦!

  南北货每天源源不绝的透过武昌转运啦!

  游客更是直线上升着。

  武昌城内外之大小店面皆大发利市啦!

  封条已被誉为财神爷啦!

  只要跟着封条走,绝对错不了!

  由于丐帮总舵行于三峡的货船及客船增,其他船行自知无法竞争,他们便抱着“航一天,赚三天”心理航行旧船。

  三峡之积砂增,那些老旧船支经常搁浅或发生船难,封条获讯后,便决定彻底改善此种现象。

  他透过丐帮转告那些船行汰换全新的船支,封条的银庄愿意以五年无息分期还款方式全数借贷。

  此外,他透过沿三峡各衙雇工程师傅率贫民们清江中之积砂,此工程长达半年,他又嘉惠二十余万人啦!

  所有的船行欣然拆焚旧船及买新船啦!

  由官方拢占的三十家造船行的所有船支一售而空啦!

  他们赶工另造三百条大船啦!

  大批贫民因而受雇协助造船啦!

  封条似火车头船带动各行业的繁荣啦!

  向他借钱之所有人员皆开始赚钱,他们每月按时缴利钱,封条的银庄每天—开门,便是金银滚滚而来啦!

  封条连番努力花钱,利钱反而赚得更多哩!

  封条正在为钱多伤脑筋之际,保守型的各地商人目睹别人大赚特赚,他们忍不住的立即见贤思齐啦!

  他们纷涌来向封条借钱啦!

  不出十天,密室的存金便已被借光啦!

  大内的红包也派上用场啦!

  百姓的存钱亦借贷而光啦!

  霍天等八干余人及丐帮的钱立即送入银庄驰援。

  封条再度向官方银庄借黄金五千万两啦!

  如此一来,终于足各地商人的需求。

  这天晚上,封条正在运功,九公主已含笑步入,他含笑收功,便搂她坐于榻沿道:“汝更妩媚,知道否?”

  “身心皆愉快呀!”

  “我瞧汝为银庄忙得不亦乐乎,别太累!”

  “最近较忙些,今后便清闲啦!”

  “我颇想陪汝等返宫,奈因爹娘不在,唉!”

  “来方长呀!”

  “只好留待喝皇兄的弥月酒啦!”

  “是呀!,二位皇嫂该有喜讯啦!”

  “汝想再有喜否?”

  她脸红的道:“我想再添一女。”

  “好呀!我也渴盼有一女哩!”

  二人便热吻及爱抚着。

  不久,二人已经成为原始人啦!

  两人一上榻,便默契十足的躺妥。

  小条亦顺势泛舟而入啦!

  他轻道:“你更成人啦!”

  “哥亦更神勇啦!”

  二人便畅玩啦!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尽兴的收兵,封条道:“八公主似乎特别疼爱孩子,她颇有孩子的缘,是不是?”

  “是的!她较纯真,她也较知足!”

  “我也有此感觉,我因而不知如何接近她哩尸“哥可以陪她逗逗孩子,那也是—种乐趣呀!”

  “有理,我是一位幸运的人,大小事情皆有人协助我哩!”

  “哥乃将才,不必为琐事心呀!”

  “谢谢!我每次见汝那么忙,我颇过意不去哩!”

  九公主含笑道:“我甘愿为哥做任何事,我自知天生劳碌命,我若一天不做事,便浑身不对劲哩!”

  “谢谢你!”

  他立即吻上她。

  她足的笑啦!

  口口口口口口封柳夫妇终于返府啦!

  封条率小们双亲入府后,封柳立即含笑道:“各地百姓皆夜赞扬汝,吾真的不虚此生啦!哈哈!”

  雪红含笑道:“各地百姓的生活改善不少!”-封条又道:“吾济贫之金银只支出一半,便是明证。”

  封条含笑道:“本城贫民已皆在银庄存银矣!”

  雪红喜道:“咱们可以松口气啦!”

  立见古云烟及古云彩之长子唤句:“爷爷!!”便行向封柳夫妇,乐得他们笑哈哈的抱起二童。

  不久,他们另抱古家姐妹所生之子啦!

  接着,他们另抱着二位公主所生之三子。

  雪红含笑道:“添丁又进财,上天太厚赐我们啦!”

  封柳含笑道:“善有善报,可由我们的身上验证!”

  “是呀!”

  雪红望着五位媳妇大小不一的腹部,便含笑道:“烟儿,盼汝姐妹为府内添一千金,万绿丛中一点红呀!”

  二女脸红的笑啦!

  封柳问道:“吾在外发现前些时有大批商人来此借钱,没问题吧?”

  封条含笑道:“有二位女将坐阵,岂会有问题呢?”

  九公主及曹韵铃羞喜的笑啦!

  九公主道:“银庄曾向官方调借五千万两黄金,如今已还清,目前银庄约存金五千万两存银八百万两。”

  封柳含笑道:“利钱果真可观!”

  曹韵铃道:“每天约收入利钱四十一万两黄金。”

  雪红问道:“需支出多少存银之利钱?”

  “五万两白银。”

  “很好!吾人已立于不败之地啦!”

  封柳递给古云烟一个信封道:“那座庄院售银八万两。”

  “谢谢爹!”

  “吾因贵州地脊民贫,因而在贵州一带投资五百万两黄金,雇贫民在二十处探采各种矿产。”

  雪红接道:“只要任一处采到矿,便可回本,万一落空,也可以协助那些贫民,后续推动吧!”

  封条点头道:“好点子,干脆全面采矿吧!”

  封柳摇头道:“别急,不宜使贫民骤富,以免害了他们。”

  “有理!”

  封柳问道:“汝等该返大内了吧?”

  “是的!”

  封柳含笑道:“吾二人明瞧过银庄后,汝等可以随时启行!”

  “谢谢爹!”

  他们又叙不久,曹金城夫妇已经联袂来访啦!

  他们叙近午,便在府内用膳。

  膳后,封柳夫妇便与曹金城夫妇赴银庄,九公主诸女则欣然返房整理行李及检视早巳备妥的礼品。

  翌上午,封条率五位娇及三位娘欣然离府,另有一百车礼品则浩浩的跟随着。

  霍天率二十名高手自告奋勇的前来护送,因为,他们打算到北方瞧瞧其他品牌的茶叶呀!

  沿途之中,除了各派及官衙送外,商人及贫户们亦争相前来请安,封条诸人皆含笑接待着。

  行行复行行,他们一入京,赵提叔便前来接及申贺,不久,他们一起入宫会见众人啦!

  闻讯而来的皇族及官员们列队恭啦!

  封条欣然和他们握手及简叙着。

  良久之后,太子已率二在殿前接啦!

  双方互道恭喜,便去见皇上。

  皇上乍见三位外孙如此灵秀,便欣然抱一婴啦!

  东宫皇后及湘妃亦欣然各抱一婴啦!

  良久之后,皇上含笑道:“武昌复赋否?”

  “啊!儿臣忘了此事哩!”

  “哈哈!朕也忘啦!”

  “父皇莫非存心多让商人多赚些银子?”

  “哈哈!朕欣闻子民改善生活,便忘了此事啦!”

  “父皇仁泽万民矣!”

  “朕比不上驸马之修贫道路,清三峡及助船家换船矣!”

  “不敢当!取之于民,该还之于民呀!”

  “说得好!令尊在贵州探矿乎?”

  “正是!家父以此名义助贫民,不计成败矣!”

  “汝等放心,朕在七年前便核阅过贵州巡抚之奏摺,贵州地下蕴藏大批煤、铁、银,汝等尽量挖吧!”-“谢谢父皇!”

  “为方便汝等行事,朕再赐贵州予汝吧!”

  “叩谢父皇!”

  “平身!朕知汝会善待子民,朕才做此决定。”

  “儿臣不会让父皇失望!”

  “很好!汝等先歇息吧!”

  “遵旨!”

  不久,他们已住入八公主殿内啦!

  他们略歇,便开始分赠礼品啦!

  皇宫又热闹纷纷啦!

  口口口口口口封条夫妇入宫三天后,太子之二位娇,便先后在白天及晚上分娩一子,太子乐得笑不拢嘴啦!

  国有长孙,皇上更乐啦!

  圣旨一颁,全国续免赋一年啦!

  各地商人乐得快抓狂啦!

  他们全力经营生意啦!

  丐帮各地分舵之车行又扩大规模啦!

  获释之犯人在各行业工作迄今,每人不但已有积蓄,而且已经获得他人之认同,他们更敬业啦!

  封条仍是最大的赢家,每月的上千万两黄金利钱收入,已经使封条敢放手的探矿啦!

  由于贵州地广人稀,封条便鼓励华中地区众贫民迁居贵州各地,而且担任采矿的工作啦!

  由于工资优厚,不出一个月,便有四十余万户的贫民住入贵州各地,并且迅即的开工啦!

  封柳为推动此事,便邀三千名高手前往贵州各地经商及监督工作,那三千人便欣然出售产业。

  不到半个月,他们各携一倍余的利润欣然迁居贵州各地,并且雇当地青年男女照顾生意。

  此外,封柳函邀点苍、昆仑、青城、峨嵋及崆峒俗家弟子参与此姓工作,各派皆欣然各派出五百人。

  此二千五百人便在各探矿处指挥及照顾工人。

  此外,封柳斥资开辟道路啦!

  不到三个月,他又投资二千余万两黄金啦!

  广大的贵州地区整个动起来啦!

  封条获讯后,在喝过弥月酒后,便率小南下。

  十月后,他们一返府,封条便陪封柳夫妇前往贵州。

  封条背父飞掠之下,翌天亮,便已接近贵,立见三百余部长板马车正运乌黑的煤矿离城。

  他们欣然的前往巡抚府啦!

  不久,巡抚周永平已他们入府啦!

  封条尚未询问,周巡抚已经呈上一册道:“禀驸马,目前已成功的在三十处采矿,三处采铁,二处采银。”

  封条便欣然将册交给封柳。

  封柳略瞥一眼,便问道:“销售顺利否?”

  周巡抚含笑道:“供不并求,商人排队等货哩!”

  “道路皆已辟妥吧?”

  “主干道已辟妥,支干道已完成七成。”

  “快的哩!”

  “目前动员三十万人夜赶工。”

  “须注意安全及充分供应饮食。”

  “是!”“银庄运作顺利吧?”

  “三处银庄皆顺利!”

  “很好!该筹建学塾及增加衙中人手矣!”

  “是!”封柳取出一册道:“此资料供汝参考吧!”

  “是!”封条递出一张银票道:“此二十万两金票除赏汝一万两外,十九两万两黄金准汝随时赐赏功劳人员。”

  “是!谢谢驸马!”

  封条正道:“皇上趁此改善贵州子民的生活,委屈汝多任三年,三年后,吾必会保荐汝入大内任高官。”

  “禀驸马,未属出身贵州,渴盼今多年,愿终身留此职。”

  “很好!吾自有打算,全力以赴吧!”

  “是!”封柳父子便赴城内小食堂用膳。

  他们由店家及客人之交谈,不但听见赞美,而且也听见人人努力冲刺,他们欣慰的互视一笑啦!

  膳后,他们便赴各地出巡啦!

  平坦的道路及来往的车队使他们暗喜着。

  增的店面及厅客人更使他们放心啦!

  他们不打扰的在各处瞧着,一个月之后,他们方始进入贵城内之银庄阅帐册啦!

  封柳一见百姓存银已逾二百万两,不由放心啦!

  他一见出售铁、银煤之收入逐增,而且已经累积逾一千万两黄金,他们预知成功啦!

  他们再度巡视后,便会见各派及原先堡中之人,他们由对方的口中获悉采矿情形比预期乐观啦!

  又过了一个半月,他们方始再入贵银庄。

  立见百姓存银已逾八百万两,采矿收入却已经突破五千万两黄金,他们便欣然的赐赏啦!

  他们开始巡视各地学塾及沿途赐赏着。

  又过于一个月,他们方始离去。

  封条背父飞掠一个晚上,便在翌上午返府,他们一返厅,立见雪红含笑道:“大有斩获吧?’,封柳含笑道:“比预期顺利二倍以上!”

  “太好啦!对啦!铃儿在二个月前分娩一对子女,二位公主又各分娩一子,烟儿姐妹各分娩一女,咱们已有三位孙女啦!”

  “哈哈!太好啦!大喜也!”

  “由于利钱收入过钜及百姓持续存银,我已在上月底将四千万两黄金运入大内金库中啦!”

  “很好!贵州三处银庄已累积九干余万两黄金,宜再运入大内。”

  封条点头道:“是!”封柳道:“原则上,金一入大内,便不再运出。”

  “孩儿明白,父皇更会明白。”

  封柳含笑道:“借贷之商人再过一段时,便会归还,百姓却会持续存银,明年底起,吾人反须支付利钱。”

  雪红笑道:“无妨!这些本金足以支付一百年以上,何况,尚有贵州之采矿收入,咱们不必太担心啦!”

  封柳摇头道:“不宜杀取卵,吾预计再采矿十年,届时将封闭各矿场,留存给后代吧!”

  、雪红点头道:“对!多积些德吧!”

  封柳含笑道:“条儿,去瞧瞧她们吧!”

  封条便含笑离去。

  雪红道:“有何吩咐?”

  封柳低声道:“烟儿姐妹不宜再分娩矣!”

  雪红啐道:“男人家休管此档事!”

  封柳喜道:“汝已…”

  雪红啐道:“对啦!她们已绝育啦!”

  “哇!好妹子,你真行!”

  “讨厌!人家已有孙子女,汝该改变称呼啦!”

  “遵命!夫人!”

  “格格!品茗吧!”

  二人便欣然品茗。

  不久,雪红道:“丐帮押对宝,他们赚翻啦!”

  “不错!车行及船行替他们捞不少金银哩!”

  雪红道:“他们已在三峡沿岸各城置产五千余万两黄金。”

  “哇!他们如此富有啦?”

  “是呀!夜有五万余人在干活呀!”

  “丐帮该易名为金帮啦!”

  “是呀!各派也发财了哩!”

  “当然!”

  “你认为此荣景能延续多久?”

  “至少二十年,届时若无大天灾及人祸,可续十年。”

  “然后呢?”

  “月有圆,有涨退,世事难料也!”

  “如何保住这片基业呢?”

  “简单!妥善调教孙子女!”

  “有理!各地学塾任重道远矣!”

  “正是!此乃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之意也尸“你怎会懂如此多呢?”

  “阅万卷书行万里路呀!”

  “有理!汝所阅之书,可有歪书?”

  “当然有!没歪那有正,没正那有歪呢?”

  “歪理!”

  他哈哈一笑,倏地上前拦抱起她。

  “讨厌!休让下人见矣!”

  “风不下!哈哈!”

  封柳哈哈一笑,便掠向房中。

  他一入房,便见她已经解开襟扣,波霸双已经半,他立即含笑道:“夫人比吾更急矣!”

  “讨厌!汝已多久没碰人家啦?”

  “吾因公外出,祈夫人海涵!”

  “谁知道汝有否摘野花?”

  “条儿在旁,吾岂会打野食?”

  “他盯不住你啦!”

  “哈哈!夫人验过便知!”

  他便欣然放下她。

  两人立即展开宽衣比赛啦!

  不久,雪红玉体横陈的瞄着他的间道:“表面上,它无偷吃的现象,不过,里子内却难说矣!”

  封柳哈哈一笑,便上榻楼她。

  他一挥戈,便扬长而入。

  她受用的低唔一声,便眉开眼笑啦!

  他边顶边问道:“如何?”

  “连轰百来下吧!”

  “行!”

  他大开杀戒啦!

  她春风面的合啦!

  房内炮声隆隆啦!

  良久之后,她翻身上马畅玩啦!

  他抚道:“还记得风大娘否?”

  “记得呀!汝瞧见她啦?”

  “是的!她仍旧业,衰老矣!”

  “报应!别提她啦!”

  “行!”

  两人便畅玩各种花招。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足的收兵,只听她道:“我迄今仍然佩服我自己昔年妖姬硬上弓的决定!”

  “哈哈!亏汝说得出口。”

  “讨厌!”

  二人便在榻上戏玩着。

  《全书完》
上一章   虎过山冈   下一章 ( 没有了 )
江湖傻小子飞天猫霹雳先锋凌峰射雕猪哥打通关鸭霸头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
欢迎您对虎过山冈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虎过山冈最新章节第十八章果真风流不下流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虎过山冈的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就到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