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鸭霸头最新章节:第十八章屹立全书完
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
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亚博 亚博国际平台 亚博国际pt 网游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仙侠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竞技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热门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都市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言情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穿越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灵异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军事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官场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排行 校园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推理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总裁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同人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架空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玄幻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武侠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历史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全本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好看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 > 武侠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 鸭霸头?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13? 时间:2019-9-10? 字数:15344?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屹立(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石怡莲连续弹奏叁遍“千山独行”及“笑傲江湖”一听笛音不但已能融合,而且隐透得意,她不由暗喜。

  她知道温旭已经不知不觉的融入音韵中,立宜继续弹奏“高山仰止”“江水浩浩”及“天地沙鸥”了。

  她是打算藉助高山、大江及天地之崇高浩瀚,起温旭体悟人之渺子,因此,贯注全身的功力弹奏着。

  一遍又一遍!

  汗珠一滴又一滴!

  笛音终于汇合了!

  她忍住欣喜,继续弹奏着。

  一个时辰之后,她的嘴角已经溢出血丝,她却继续弹奏着,因为,她已经发现笛音及琴音和鸣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在一声“铮!”之后,琴弦倏断,她的身子向右一偏,立即晕倒在地。

  一声惊“啊!”之后,笛音倏断,温旭已经闪入院中,他匆匆的一瞧,立即发现晕倒在地上的石怡萍。

  他正跨越“国界”倏地止步,右掌一招,二十余丈外的石怡莲立即冉冉的飞入他的手中。

  蓝影一闪,温旭已经回到房中。

  隐在远处“木行”方位的中年美妇正出声制止,石怡萍已经抬手传音道:“娘,成全妹子吧!”

  “可是,我该如何向你爷爷代呢?”

  “孩儿自会与妹子向爷爷求情!”

  “唉!我实在搞不懂你们是何心思?”

  “娘,咱们走吧!”

  二人悄然离去之时,正是温旭拼着耗损内功,全心全意的替石怡莲打通淤聚经脉之时。

  半个时辰之后,倏听石怡莲嘤咛一声,温旭立即沉声道:“姑娘,速提真气汇合在下的真气!”

  说着,催动真气源源不绝的输了过去。

  好似在灌气般,石怡莲的全身衣衫猎猎作响,香汗直滴,不久,她的全身附近已经被淡白色烟雾所罩。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的身子连震两下之后,那些烟雾倏地入她的体中,她的额顶立即一片澄澈!

  “姑娘,继续运行十二周天吧!”

  说着,他立即收掌调息。

  他一直到黎明时分才醒转,他一见她尚在调息,悄然下榻穿靴之后,悄悄的闪入书房啦!

  他一见小鹃尚挂着笑容昏睡,立即替她穿妥衣靴,然后抱她回房默默的替她盖上棉被了。

  隐在远处的中年美妇朝俊逸中年人传音道:“达哥,此人不愧为正人君子,将莲儿也交给他吧!”

  此人正是石天雷之独子石家达,他闻言之后,含笑传音道:“只要他肯留一子继承石家香火,我同意。”

  “太好了!咱们伺机劝爹吧!”

  两人立即欣喜的离去。

  隐在他们二人右侧二十余丈外的恨天高立即传音道:“老大,看来咱们可以如愿以偿了,对不对?”

  “对!旭儿实在太可爱了,天快亮了,走吧!”

  二人闪去不久,温旭漱洗之后,走入院中将瑶琴入手中,回到书房抚琴忖道:“此女是谁?她怎会帮我的忙呢?”

  他思忖片刻,立即又神驰于昨晚之“琴笛合一”空明境界中。

  盏茶时间之后,石怡莲欣喜万分的下榻,她悄然飘到书房外,一见温旭抚琴沉思,心儿一颤,立即离去。

  她一望天色,忖道:“小鹃一定尚未醒来,我何不如此!”

  主意一决,她飘到厨房,吩咐一名侍婢多装些菜肴放入食盒中,然后带着她来到温旭的客厅。

  她示意那名侍婢小心摆妥餐具之后,先令她离去,自己再飘到书房外,轻轻的咳了一声。

  温旭悚然回头道:“啊!姑娘你醒了?”

  石怡莲嫣然一笑道:“温盟主,请用膳吧!”

  温旭入厅一瞧,红着脸道:“有劳姑娘,请问你是…”

  “石怡莲,怡萍是家姐!”

  “啊!原来是石姑娘呀!在下昨夜蒙你指点,感激不尽!”

  “温盟主,你若是如此客气,我如何报答你替我打通任督两脉之德呢?”

  “石姑娘,你太客气了!你之指点使在下澈悟人生哩!”

  “非也!你既已澈悟人生,何需如此客气呢?”

  “姑娘说得有理,趁热用膳吧!”

  石怡莲立即含笑陪他用膳。

  他不疾不徐的用过膳,起身道:“姑娘稍候,在下去取琴!”

  “你留着吧!”

  “我…”

  “家祖中午可能会设宴款待你,我走了!”

  温旭目送她那美好的身影离去之后,又在院中散步一段时间,重又回房继续的运功调息。

  当他在晌午时分醒来入厅之后,立见天涯客二人含笑坐在厅中,他便含笑道:“有劳二位久候了!”

  天涯客含笑道:“敝宫主在忠义厅设宴款待,请吧!”

  温旭道声:“请!”遂尾随跟去。

  大厅之前,立两名大汉,二人一见温旭到达,立即躬身行礼,温旭没让他们失望,立即各给他们一张银票。

  宽敞的大厅中央摆着一张大圆桌,桌上着一条大红巾,巾上摆着十二道佳肴及十二套餐具。

  所有的餐具清一银制品,表示食物中没有下毒。

  石天雷、石家达夫妇及石怡萍姐妹一见到温旭进来,立即含笑相,温旭忙行礼道:“对不起!有劳诸位久候!”

  说着,迳自坐于客厅。

  天涯客二人在他的左右坐下之后,八名侍婢立即各走到一人身旁,熟练的各替他们斟了一杯“状元红”

  石天雷举杯含笑道:“温盟主,咱们暂时撇开一切的恩怨,如何?”

  “之至!”

  “老夫据闻你有千杯不醉之量,今痛饮一番,如何?”

  “奉陪到底,请!谢谢各位!请!”

  众人各干一杯酒之后,立即开始取用佳肴。

  温旭吩附侍婢替他遍挟每道菜,一一过之后,颔首道:“宫主,贵宫之大厨手艺胜过洛范家的师父哩!”

  “呵呵!不错!此人原本任职于大内,由于有一位嫔妃偷情小产,竟诬指他在食物中下毒,他便被打入大牢静候秋决。

  老夫当时正巧在京中游历,获悉这件传闻,潜入大牢向他问明此事,又费了半个月终于确信那嫔妃偷情。

  老夫将妇处死之后,光溜溜的绑在一起抛入金銮殿中,然后将他救回此地,你想不想问问他?”

  “没此必要!宫主锄助良,令人折服!”

  “呵呵!温盟主,令师祖真的当着九大门派掌门人面前替老夫执言吗?”

  “不错!”

  “呵呵!令师祖不愧为盟主,老夫昔年以一招挫败,先后找了他十年的麻烦,想不到他尚肯说公道话。”

  “公道自在人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宫主何必在乎这些呢?”

  “何必在乎?老夫可以不在乎?可是,老夫手下的这些弟兄们及孩子们他们难道要永远的何必在乎呢?”

  石怡萍忙低声道:“爷爷,何必提这些呢?”

  “又是一句何必?你们年青人就只会唱高调!”

  “爷爷,我敬你,好吗?”

  “不妨!你逞什么强,你忘了自己的身子吗?”

  石怡萍双颊倏红,立即低下头。

  石天雷干了一杯酒,道:“温盟主,老夫一向直子,想到啥,就说啥,请你告诉老夫,你何必碰萍儿呢?”

  众人立即神色大变!

  温旭淡然一笑,道:“宫主,请你收回“何必”一字,在下是打算藉助这种关系了解你,进而提升贵宫的形象?”

  “提升形象?嘿嘿…”众人一听他又以嘿声宣心中之怒,不由神色大变。

  温旭仍是淡然一笑,道:“不错!在下若非有此诚意,尽可以调集各派高手封锁大别山方圆百里,不怕你们不出来!”

  “嘿嘿!你后悔没有如此做?”

  “在下不会后悔,不是在下狂妄,在座诸位要想把在下放倒,至少要有五人垫底,说不定全军覆没!”

  石天雷一拍桌面,天涯客的左脚疾朝温旭的椅腿一踢“轧!”声中,温旭的双手随即被椅臂上冒出来的钢环扣住。

  他的神色方变,际及双腿亦分别被扣住。

  石天雷沉声道:“温盟主,你若能在盏茶时间中挣脱这五道钢环,老夫就可以心平气和的和你交谈。”

  温旭淡然一笑,倏地连人带椅疾飞出厅,一声爆响之后,碎木纷飞之中,他已经飞回桌旁含笑凝立着。

  石天雷不敢相信的讶然起身,可是,那五道钢环已经不在温旭的身上,那些木屑亦已经落地,他能够不相信吗?

  他颓然道句:“看座!”立即入座。

  一名侍婢立即送来一张太师椅。

  温旭道过谢,入座之后,含笑取出一张银票道:“在下打算投资镖局行业,宫主是否愿意与在下合作?”

  说着,冉冉送出那张银票。

  “什么?五十万两黄金。”

  “不错!这是在下的私蓄“出气宫”原址可供作镖局,如何?”

  “你信得过老夫?”

  “敝师祖比在下有知人之明,他推崇你,在下就放心!”

  “你为何要如此做?”

  “印证人本善!”

  “少唱高调,说实话?”

  “好!我要娶令孙女,而且是两个!”

  “啊!你的胃口太大了吧?”

  “非也!在下已有六位娇,她们每人的姿皆不逊于令孙女,贵宫的二位总护法可以为在下作证!”

  “不必!你既然已有六位室,为何还要她们二人?”

  “在下要以身作则,使黑白两道化去前嫌,维护和平。”

  “你…痴心妄想!”

  “非也!在下的六位子分别来自丐帮、司徒世家、上任盟主之女,上上任盟女之孙女,已经够资格号召白道了。

  贵宫是黑道佼佼者,你若答应与在下合作创设镖局及将她们嫁给在下,必然会给黑道人物一个启示。

  那就是回头是岸,心安理得,只要黑道人物相继悔改,江湖中何来纷争?何来仇杀呢?对不对?”

  “理论正确!可是,你不明白各行各业皆有竞争,弱强食之下,必然又会演出纷争、仇杀!”“不错!那是因为咱们的生活圈太窄了,只要设法创新及突破,即可以生存“出气宫”之魅力就是明证!止”“这…”石怡莲突然脆声道:“爷爷,你不是打算在东海开设海上行宫吗?”

  温旭立即叫道:“哇!好点子!提供各式各样的大小船只,渡度畅游东海风光及提供海钓,凭着贵宫之人手,绰绰有余矣!”

  石天雷的双眼突亮,连喝叁杯酒之后,朗声道:“温盟主,你真有意合作吗?”

  “千真万确!”

  “先陪老夫畅饮一番吧!”

  “行!来整的,如何?”

  “呵呵!行!上酒!”

  二人立即各捧一酒,开怀畅饮!

  众人的嘴角立即浮现笑容的用膳。

  温旭故意俟石天雷喝完之后,才光酒,道:“宫主海量,佩服!”

  “呵呵!承让!来!先吃些东西再喝吧!”

  温旭含笑颔首之后,不疾不徐的用膳。

  好半晌之后,石天雷止筷道:“温盟主,你知道老夫方才为何拒绝萍儿的敬酒吗?”

  “她的身子不舒服吗?”

  “不错!她是不舒服!不舒服得呕吐,全身慵懒乏力…”

  温旭惊喜的望向石怡萍道:“你…有喜了!”

  她立即羞赧的垂下头。

  温旭哈哈一笑,顺手来一酒,拍开泥封,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石天雷立即如法泡制的灌酒。

  好半晌之后,石天雷放开空酒,朗声道:“温盟主,你说你要娶萍儿及莲儿,是不是出自内心?”

  “是!”“你是否要投资东海海上行宫?”

  “是!”“呵呵!好!老夫全部答应,不过,有两个条件。”

  “请说!”

  “第一、明的比武照常举行,你也要参加,以免老夫对武林及本宫弟兄无法代,你是否同意?”

  “是!”“第二、老夫膝上并无孙儿,因此,萍儿及莲儿后必须各送一位男孩继承石家的香火,你是否同意?”

  “是!”“呵呵!太好啦!想不到老夫的夙愿可以得偿了,来!大家庆贺一下!”说着,举杯一饮而尽。

  众人立即含笑跟着一饮而尽。

  温旭含笑起身道:“爷爷、爹,娘、萍、莲、二位前辈,婚礼吉期已择定于九九重节那天在洛举行,你们全部参加!”

  石天雷呵呵一笑,道:“行!老夫一定会给足面子的,时辰定了没有?”

  “没有!再连络吧!”

  “行!来!咱们再启一,不过,别喝得太冲,免得你喝醉了!”

  “行!爷爷之话就是命令,我岂敢不遵!”

  “呵呵!想不到老夫这个黑道魔头居然摇身一变为武林盟主之爷爷,萍儿、莲儿,爷爷是沾了你们的光啦!来!莲儿,你先喝两杯,一杯替萍儿喝,一杯替自己喝,然后,再与旭儿好好的喝几杯,表现一下咱们的家风吧!”

  石怡莲羞赧的一笑,纤掌一招,摆在右侧十余丈酒柜中的一壶陈年女儿红,立即无翼自飞的落入她的掌中。

  石天雷讶道:“莲儿,你的功力怎么如此进呢?”

  石怡莲将酒交给侍婢,含笑道:“是他帮忙的!”

  “呵呵!好小子,你是“先斩后奏”呀!”

  温旭含笑不语!

  石怡莲却脸通红的嗔呼声:“爷爷!”然后将右袖向上一捋,立即出那个殷红的“守宫砂”

  石天雷怔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石家达立即附耳低语。

  好半晌之后,石天雷呵呵笑道:“昨夜那些琴音及笛音原来是你们的呀!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呀!”

  石怡莲被说得双颊酡红,不过,却仍然先喝了两杯女儿红,然后,再一一敬酒,一个通关打下来,双颊已是滴了!

  那份羞赧、丽立即令温旭瞧得心儿一,他立即大杯大杯的和石天雷干杯,同时听他畅谈闯汤江湖之情形。

  两人不知不觉的各喝了四酒,温旭仍然稳若泰山,石天雷却呵呵一笑之后,道:“旭…儿…你…真行…爷爷…服…你啦!”

  说着,立即摇摇晃晃的起身。

  石家达立即含笑扶他离去。

  这场餐宴就在惊涛骇中以喜剧收场了!

  温旭回房之后,先缴完“水费”然后捂着小腹躺在榻上忖道:“哇!差点死我了,下回不能如此冲酒了!”

  他迅即又想起方才在厅中与石天雷抬的情形,嘴角不由又浮出笑意,心神一松,缓缓的入眠了。

  *  *  *

  温旭再度醒来之时,突觉身旁多了一股幽香及一个体,他睁眼一瞧自己居然搂着石怡莲,不由骇怔加!

  石怡莲却羞赧的瞧着他。

  哇!够了!这付神情就够证明她亦“输人不输阵”了!

  此时,无言胜有言,多言反而杀风景,识相的温旭轻轻的一搂,双立即贴上她那两片温润之樱

  她的体在一颤之后,心房立即疾震,令贴搂吻的温旭亦感受到她的紧张及兴奋,于是,他积极的爱抚她了。

  夜如水,时光悄悄的流逝,两人的衣衫亦悄悄的滑落在榻前,两个雪白的体已经紧紧的粘在一起了!

  一直到温旭的那“宝贝”滑入“本垒”撑起上半身开始“钻探原油”之后,两个体才暂时分开,各自活动起来。

  她在阵阵酥酸刺之下,生硬的扭摇体,那对明亮的大眼睛一直深情款款的望着。

  温旭的八位子之中,就数她如此大方的在首次合体之时,敢与他对视,温旭新奇的逐渐加速旋转了。

  突听她低声道:“旭,你会取笑我太放吗?”

  温旭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道:“莲,这不正是你以琴音指点我的无爱及大爱吗?”

  “喔!旭,我以你为荣!”

  “莲,你之灵秀令我晃如遇上天仙哩!”

  “旭,你之神勇令我晃似遇上天神哩!”

  “哇!咱们难道是天上的天神及仙女贪恋凡尘“偷渡出境”下凡的吗?”说着,疾旋猛顶起来。

  石怡莲打个哆嗦,脆声道句:“但愿如此!”立即用力的扭摇起来。

  温旭将双掌搭上她的那对秀丽的玉,一边抚,一边含笑道:“莲,找个机会代替我向萍致歉,好吗?”

  “旭,你放心!她并没有恨你!”

  “真的没有吗?我怕她会放在心中哩!因为,我当时实在太鲁莽了!”

  “旭,萍姐真的没有恨你啦!否则,她早就把肚中之孩子拿掉了!”

  “唉!我温旭何德何能有此福份呢?”

  “旭,这全是因为你自己充魅力及亲和力呀!”

  “不敢当,莲,谢谢你方才向爷爷提出“海上行宫”之建议,否则,至今恐怕尚在僵峙,甚至以血相见哩!”

  “旭,爷爷也知道长久居于此地迟早会灭亡,因此,他一直打算成立“海上行宫”率领弟兄们规规矩矩的作生意。”

  “弟兄们也同意吗?”

  “求之不得,因为,爷爷不准他们烧杀掳掠,日子过得很清苦哩!”

  “他们不会打算求去吗?”

  “他们有些是作案来此避风头,有些是自动来投靠,爷爷也待他们很好,因此,并没有人打算要离去。”

  “莲,你在后可要多帮我哩!”

  “会的!我和萍姐出身于魔宫,有幸跟随你们,岂可不赤心效劳呢?”

  “莲,别如此自卑!她们六人皆很明理!”

  “可是,听说火爆武后及火辣椒的个性刚烈哩!”

  “哈哈!她们自从跟了我之后,就乖若绵羊啦!”

  “这…真的吗?”

  “千真万确,你有没有发现萍变了?”

  “有呀!她自从返宫之后,时常私下发怔及微笑,有时候显得暴躁不安,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冰冷哩!”

  “你问过原因了吗?”

  “她不说!直到开始有害喜现象时,她才向爷爷跪求要跟你,这也正是本宫人员等你离开“出气宫”的原因!”

  “哇!原来如此!对了!那批人是如何接近出气宫的?”

  “本宫有叁只大鹰,叁百名高手早已趁着十个夜晚搭鹰隐于泰山四周,另外派人监视出气宫,所以才能出奇制胜。”

  “哇!好一批空降部队!那叁只大鹰呢?”

  “栖于山顶林中。”

  “哇!咱们的海上行宫加上它们这叁只“飞机”一定生意兴隆通四海的!”

  “是呀!我怎么没有想到此点呢?太了!”

  “莲,咱们再重同原话题吧!我因为修练武功经过地火炼化之后,在合体之时,已达收发由心之境界。

  因此,她们六人和萍皆已经体会人生真谛,加上我一视同仁,为人公正,因此,她们六人皆竭诚萍。

  她们虽然不认识你,不过,我相信她们在见到你这位充灵秀之气的美女之后,一定会喜不胜的!”

  说着,架起她的粉腿疾顶猛着。

  她突遭这阵奇袭,只觉全身酥、酸、麻、,而且好似要窒息般,她不由自主的喔了一声,一直退却着。

  “萍,用力顶,你越退却,定会越难受,兵败如山倒,懂吗?”

  说着,立即放缓力道。

  她试探的顶了五、六十下之后,果然发觉一种难以形容的舒畅感觉,欣喜之下,她顶得更起劲了!

  他见状之后,杀得更起劲了!

  黑夜悄悄的流逝了,两人仍然忘情的狂着。

  一直到辰初时分,石怡莲终于呻连连的任凭宰割了,温旭停下杀,含笑问道:“莲,我不是黄牛吧?”

  “你…是…猛龙!”

  “莲,还有一波,你会终身难忘的!”

  说着,继续的“钻探原油”

  她果真呻连连,哆嗦频频了,一直到她泪面之后,温旭徐嘘一口气,扳机一扣“开”了!

  她长叹一声,四肢一张,只有气的份了!

  温旭轻柔的抚摸她的体,情深款款的诉说着。

  她的身心俱疲,浑然忘了身外的一切。

  好半晌之后,温旭一望窗外天色,苦笑道:“哇!真是良宵苦短,已时已至,我该准备午时之比斗啦!”

  说着,立即下榻穿衣。

  石怡莲正起身,倏觉下身一阵异疼,柳眉一皱,缓缓的躺了下去,温旭立即含笑上前替她覆被。

  “旭,我待会再欣赏你的绝技吧!”

  温旭亲了她一下,立即进入浴室,只见浴室中摆着两桶尚在冒着热气的温水,他不由含笑忖道:“小鹃可真乖巧哩!”

  他立即洗个痛快的温水浴。

  浴罢,他换上一套白色儒衫之后,立即发现天涯客及恨天高已经坐在桌旁,桌上亦摆妥六菜一汤及一壶酒。

  “二位前辈,你们来多久啦?”

  天涯客含笑道:“刚到,先吃点东西吧!午时一到,就要此武哩!”

  “好!咱们一起来吧!”

  叁人立即含笑用膳。

  盏茶时间之后,天涯客含笑道:“外宫已经聚集四、五千人,而且陆续有不少人抵达,看来会有数万人来参观哩!”

  “哇!这么多呀!怎么容纳得了呢?”

  “呵呵!四周之树木早已经伐光,没问题啦!”

  “哇!弟兄们的动作快的哩!”

  “呵呵,人多好干活!七百余人齐心同力忙碌之结果,你待会瞧见之后,一定会耳目一新的!”

  “哇!真的呀?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瞧瞧哩!”

  “旭儿,宫主为了昭信,今午之比武毫无放水之事,你可要留心些!”

  “哇!那才刺哩!”

  “今午计有蛇阵、剑阵、掌功、轻功、暗器及毒技,每项预计半个时辰,你必须连闯六阵,不好玩的哩!”

  “哈哈!越刺越好!”“呵呵!只要你能通过这六阵,不但敝宫这些弟兄们会心服口服,那些前来参观之人亦会吓破胆,你就可以安稳的当武林盟主啦!”

  “哈哈!但愿如此!”

  “快用膳吧!别让宫主等候太久啦!”

  温旭含笑点点头,立即专心用膳。

  又过了盏茶时间,他略整衣衫,含笑跟着二老离去。

  入厅之后,立见石天雷诸人已经坐在椅上,他立即含笑行礼及入座。

  石天雷呵呵一笑,道句:“走吧!”立即起身。

  温旭和他并肩而行,石家达夫妇、天涯客及恨天高在前开路,另有四名青年抬着两张虎皮龙椅快步行去。

  石怡萍则返回去找石怡莲。

  不久,温旭终于发现外宫前面那个平坦空旷的广场,突然增加了不少的奇异建物,他正要仔细打量,倏听一阵宏亮的“参见盟主!”

  他循声一瞧,立即一怔!

  因为,九大门派掌门人,司徒祥和刚接掌齐家庄的齐晋一字排开,躬身拱手站于!”场右侧边缘。

  在他们的身后站立着各派弟子,温旭先行还礼,然后朝石天雷颔颔首,似一阵风般飘向各派掌门人的面前。

  吕鼎立即低声道:“魔宫大张旗鼓的邀人参观,我们担心他们另有阴谋,所以擅自的率众前来此地了!”

  温旭含笑传音道:“爷爷,我又多了一位爷爷啦!”

  吕鼎惊喜的传音问道:“石天雷同意你与魔中花之亲事啦?”

  “是的!不过,多了一位石怡莲,是她的妹妹!”

  “天呀!你可真有办法哩!”

  “爷爷,他还答应解散此地的基业,到东海去从事“海上行宫”正当生意哩!”

  “天呀!你真门哩!你没有骗我吧?”

  “他待会即将宣布!”

  说着,他纷纷向元通大师诸人打过招呼,又含笑朝那千余名各派高手挥手致意,然后,重又走向石天雷。

  突听南侧人群中有人高声喝道:“盟主好!”温旭刚挥臂朗声道句:“你好!”立即有不少人随声高喝:“盟主好!”温旭含笑做个环揖,方始行向石天雷。

  沿途之中,只见广场另外叁个方向之树木已经被伐光,数万名各式各样的人物,顶着大太阳仰头打量着他。

  广场四周以半人高的树干围妥,在广场中央另外围着六个各约近百坪的空间,看来是供作竞技场。

  石天雷端坐在椅上,石家达夫妇及天涯客、恨天高分别站在他的椅后,另外那张椅子则摆在石天雷身前丈余外。

  温旭上前拱手行礼,立即入座。

  石天雷沉声道:“开始吧!”

  天涯客应声:“是!”先朝东、西、北叁个方位做个环揖,扬声道:“感谢诸位来参观这场世纪大决战,现在请敝宫石宫主致词。”

  站在南方林中之魔宫高手立即热烈鼓掌。

  石天雷起身道:“这是一场世纪大决战,败者需由胜者支配,温盟主已经同意连闯六关,现在就开始吧!”

  天涯客立即撮厉啸,那啸声甚为尖厉高吭,那些不谙武功之人立即神色苍白的闭眼捂耳。

  不久,叁只相貌威猛的黑色大鹰闪电般自峰顶掠来,它们掠到广场上空,立即依品字形缓缓的盘空而下。

  只见刑堂那位秦堂主肃然盘坐在一只大鹰的背上,另外两只大鹰的双爪分别抓着一只金睛大虎及金大狮。

  那两只狮、虎虽然长得似小犊般庞大威猛,可是,在被两只大鹰放到地面之后,却好似小兔般瑟缩的趴伏着。

  秦堂主撮发啸驱走那叁只大鹰之后,取出一个掌心大小的褐色瓷瓶,扬声道:“此瓶所盛之药名叫“阎王丸”请瞧!”

  说着,他先挂上一付绡皮手套,倒出一粒龙眼大小的黑色药丸,朝猛虎之右腹一弹“叭!”一声,正中目标。

  他那一弹已经暗聚功力,因此,药丸贯入虎腹,突听它惨嚎一声,向上跃起叁丈高之后,似断线风筝般坠落地上。

  草屑及泥土翻飞之中,那只猛虎不但僵卧不动,而且自腹部开始溃烂,一阵黄烟及恶臭之后,地上已经只剩一滩墨水了!

  那只大狮吓得张口低吼,挟尾不安的避到远处。

  围观之人群立即传出一阵子惊呼。秦堂主倏地又倒出一粒同样的药丸弹向海口大张的狮口。

  一阵厉吼之后,那只大狮立即僵卧,颈部亦迅速的溃烂着,围观人群之惊呼声音更加的此起彼落了。

  秦堂主朝温旭行礼道:“温盟主,请你服下一粒“阎王丸”若在半个时辰中能够炼化,就算你遇过此关!”

  说着,立即又倒出一粒药丸挟在指中。

  温旭微微一笑,身子一滑,已经停于秦堂主身前丈余外,同时张开口。

  秦堂主屈指一弹,那粒药丸已经落入温旭的口中。

  温旭张口缓缓的向四周转了一圈,那粒药丸已经化入他的喉中,立听他含笑道:“宫主,请进行第二关吧!”

  石天雷声道:“你不运功毒吗?”

  “哈哈!在下若需运功毒,岂配担任武林盟主,请!”

  石天雷嘿嘿一笑,喝道:“剑阵!”

  伫立于南方林中的六位青年,立即疾掠而来,光看他们那整齐的动作及矫健的身法,可见他们并不好惹!

  他们六人跃落在温旭右侧那个方圈之后,各依方位凝立,一声:“呛!”之后,六人各引剑诀凝神默立。

  温旭默默的一瞥,身子一晃,已经停在他们六人中央,道:“请吧!”

  石天雷立即沉声闷道:“需剑否?”

  “谢啦!没此必要!”

  “上!”

  那六人立即飞快的叉奔行,迅速的幻出千余条人影及呼呼劲响,令围观之人为之暗捏冷汗不已!

  倏见那六人齐声暴吼,倏地疾攻向中央。

  少数胆小者立即捂眼低头。

  一阵“砰…”连响,地上已经多了六个脸骇,四肢僵硬,奇形怪状的青年,温旭却正在把玩着那六把钢剑。

  太不可思议了!

  现场立即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及喝采声。

  石天雷立即喝道:“蛇阵!”

  四名大汉立即自林中各背一个竹娄掠出。

  他们一掠入另外一个圈中,取下竹娄,娄盖一启,一堆二尺余长毒蛇立即掉落地上,秦堂主立即取出一把竹笛凑吹奏。

  笛音悠悠,群蛇在一阵游动之后,倏地围了一个丈余径圆之圆圈,圈中另外又围了一个四尺径圆的圆圈。

  石天雷立即沉声道:“温盟主,你若能在蛇阵中支持半个时辰,即算你过关!”

  温旭淡然一笑,身子一晃,已经落于圆心。

  笛音倏疾,群蛇倏地动腹部,一股股黑烟立即冲口出,齐涌向温旭。

  温旭将双掌一旋,那些黑烟似细针遇上磁石般疾涌向温旭的双掌心,立即变成两个黑色的“棉花糖”

  笛音倏地高吭,群蛇将尾尖一扭,似利矢般疾向温旭的全身,蛇口大张,利齿森森,立即又有人尖叫出声。

  倏见温旭凝立不动,双臂一阵挥拍,立即幻出千手千臂,那两团黑色的棉花糖立即化成无数个棉花丝。

  “叭…”声中,群蛇通通有奖的各被棉花丝击中嘴部,一股腥臭味道刚溢出,群蛇已经迅速的腐蚀着。

  原来,温旭已将“阎王丸”出以毒攻毒的侍候群蛇。

  四周立即哄然喝采及鼓掌。

  石天雷立即喝道:“暗器!”

  叁位身材瘦削的黑衣老者立即疾落在另一个圈中,只见他们叁人依品字形凝立,双眼森冷的望向中央。

  温旭落在他们的中央,含笑道:“叁位是唐门叁杰吧?”

  “不错!”

  “好!请出手吧!”

  叁人喝声:“小心!”双臂似闪电般疾挥猛掷,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暗器似流星般飞向温旭的全身重

  “叭…”声中,那些暗器全部上温旭,不过,它们既没有钻入他的体中,亦没有坠落地面,哇!真是一件怪事。

  唐门叁杰怔怔的瞧着那些暗器,尤其,那些稍沾即爆之暗器居然没有爆炸,他们叁人神色大变的立即后退一大步。

  温旭暗暗运转真气,倏地仰天长啸一声,那些暗器似长了翅膀般疾向半空中,立即获得一片掌声。

  只见温旭将双掌朝空中一按“轰…”声中,那些暗器全部被震碎,纷纷向下坠落,由于担心余毒,唐门叁杰纷纷闪躲着。

  温旭却将双掌一旋,将那些碎片成一团,平稳的飘落在地上,这手绝技迅即获得各派掌门人的喝采。

  石天雷暗自颔首,立即喝道:“掌阵!”

  六名大汉立即自林中抬出一个一人高二人宽的大石掠入一个圈中,只见他们各朝方位一站,倏地挥掌疾劈而出。

  “轰!”一声,六道掌力整齐划一的击中大石,它立即变成一堆碎石,这分威猛的掌力连少林掌门元通大师也神色大变。

  石天雷沉声道:“温盟主,你敢束手挨他们一掌吗?”

  众人立即哗然惊呼出声。

  温旭淡然一笑,道句:“有何不敢!”立即闪入六人中央。

  那六名大汉凝神片刻,双掌一并,倏地疾推而出。

  地上之碎石立即被余劲卷得纷溅,众人一见温旭仍然负手含笑而立,当场有不少人不忍心的低下头。

  “轰!”一声之后,接着是六声惨叫,众人不敢相信的睁眼一瞧,立即发现那六人正飞向四周。

  温旭不但仍然站在原地,而且那件白色儒衫也分毫无损,众人在惊喜之下,忘形的鼓掌喝采着。

  秦堂主率领唐门叁杰及那六人朝温旭行礼之后,立即离去。

  温旭淡然一笑,望着石天雷。

  石天雷朗声道:“最后一关是轻功,请!”

  说着,立即振嗓长啸!

  片刻之后,叁名青年各跨坐在一只大鹰背上,手中各持一面叁角形黑旗,立听石天雷朗声道:“温盟主,这关名叫“追帅夺旗”他们叁人各跨一鹰在那个圈子上空二十丈内来回飞翔,你若能在半个时辰取下那叁支旗,即可过关,不过,不准伤及人鹰。”

  说话之间,那叁支大鹰果然已分散在二十丈高处,盘飞着。

  温旭微微一笑,身子一弹,立即斜到一只大鹰的上空,他刚翻身下扑,那只大鹰长唳一声,疾飞而去。

  右翅一扬,一股强烈的气劲已经疾卷向温旭。

  温旭藉着那股气劲疾飞向另外一只大鹰,左指箕张,五缕指风悄然向鹰颈,立听他沙哑的低唳一声。

  温旭亦趁势飘落于鹰背上。

  那名青年神色大变,以旗代剑疾戮向温旭的口。

  温旭专治疑难杂症,岂会在乎这种小症状,只见他的右手五指忽曲忽张,那名青年闷哼一声,那只旗已经落入温旭的手中。

  温旭一见那两只大鹰已经各飞向远处,他倏地掷出那只旗,身子紧跟着出疾追向右侧那只大鹰。

  只见他的右足尖在旗轻轻的一踩,右手再一招,不但疾到那只大鹰的上空,那只旗亦被回他的掌中。

  那青年低啸一声,大鹰立即朝右掠去。

  温旭正追去,那位旗只已失的青年却已驭鹰攻来。

  温旭不愿伤他们,倏地又弹出五缕指风向鹰颈,它向下坠,然后再度催动真气追向另外一鹰。

  那知鹰飞甚疾,而且是在空中兜圈,他吃亏在没有翅膀,因此,不到盏茶时间,他的身子向下坠了。

  他原本可以落地之后再度纵起,可是,为了颜面,他立即掏出一锭银子抛出,然后,踏足再度疾而去。

  右手一抛,那只大旗立即疾向鹰首。

  那名青年神色大喜,立即探掌一抓。

  “叭!”一声,他是抓个正着,不过,左掌却是通臂酸麻,身子一个不稳“哎唷”一叫,立即摔落出去。

  现场立即惊叫连连。

  温旭含笑抓住他的右肩,疾出那两只旗,一见那只大鹰亦迥飞过来接人,他立即顺势飘下。

  不久,他落于鹰背上,他将对方朝鹰背一放,纵目一瞧另外一只大鹰已经距他七、八十丈,他倏地撮尖啸一声。

  身子亦趁势疾而去。

  他那声尖啸系集中全力对准那只大鹰发出,虽然相距七、八十丈,那只大鹰亦悲唳一声,摇摇晃晃的下坠。

  坐在鹰背上的青年吓得趴在鹰背不敢擅动。

  温旭借助旗只疾踏到鹰背上空,一见它迅速的恢复元气又飞离,他立即撮尖啸,疾而去。

  大鹰悲唳一声,翼下冲。

  那人一个失闪,立即飞坠下去。

  只见他拧弹身正施展“雁落平沙”降落之际,倏觉右腕一疼,手中之旗已被取走,身子亦飘落在地上。

  四周立即响起疯狂的掌声及喝采声。

  温旭立即含笑朝四周拱手行礼。

  石天雷呵呵一笑,掠到温旭的身边,道:“温盟主功力盖世,修为通玄,老夫代表敝宫全体弟兄向你致敬!”

  说着,立即躬身行礼。

  温旭含笑还礼道:“贵宫高手如云,难怪会享誉数十年。”

  “呵呵!不敢当!温盟主既已通过这六阵,老夫理该信守诺言,首先毁去本宫之机关埋伏,请看!”

  “轰…”声中,在外宫及内宫中央那块茂林立即树倒枝折,砂石飞天。

  石天雷又朗声道:“其次,魔宫自今起解散,请瞧!”

  “轰…”声中,内宫及外宫那些豪华楼房纷纷被炸塌,火光亦熊熊燃起。

  石天雷回头朝石怡莲及石怡萍一招手,她俩立即羞赧的步向温旭。

  她俩的天仙容貌立即使众人的双眼一亮。

  石天雷牵着她俩的柔夷,送入温旭的手中道:“温盟主,老夫把她们交给你了!多包容!多照顾她们吧!”

  温旭刚朝她们微微一笑,立听石天雷朗声道:“老夫郑重宣布,本宫从现在起取消,另行择于东海成立海上行宫,提拱正当娱乐。”

  温旭接道:“各位,在下为了鼓励这种新兴的、有意义的行业,已经投资了五十万两黄金,请各位捧场!”

  石天雷立即取出那张银票向四周展示。

  距离虽遥,目力够的人却瞧得一清二楚,立即有人出声喝采,魔宫之人更是喜形于的纷纷鼓掌。

  吕鼎率同八大门派掌门人、司徒祥及齐晋上前道贺之后,突听齐晋朗声道:“齐某投资一万两黄金!”

  说着,立即取出一张银票,咬破右手食指写下金额。

  司徒祥含笑道:“在下亦投资五万两黄金!”

  说着,取出一叠银票递了过去。

  石天雷感动的双眼一,边收银票边道谢不已!

  吕鼎朗声道:“敝帮限于财力虽然无法共襄盛举的参加投资,不过,愿意保证“海上行宫”之安全,请各位放心的前往畅玩。”

  元通大师亦纷纷的表示支持之后,石天雷感激的一揖道:“感谢诸位给敝宫一条改过自新的道路。老夫向各位保证,敝宫所有人员一定会循规蹈矩工作,如果故态复萌,老夫愿意自绝谢罪!止”众人立即鼓掌喝采。

  石天雷右手一挥,魔宫之人纷纷掠至,在他的领导之下,他们朝群豪及现场之人行礼以表示谢意。

  众人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好半晌之后,温旭含笑道:“各位,在下向你们宣布一件好消息,今年九九重佳节,请各位携亲带友来一趟洛吧!”

  说着,含笑望向吕鼎。

  吕鼎会意的朗声道:“小孙女“火爆武后”吕茵茵将在那天与温盟主成亲,请各位朋友届时前来观礼。”

  司徒祥含笑道:“小女“火辣椒”司徒诗诗亦于当天与温盟主成亲。”

  吕鼎又道:“老盟主“叁才书生”之外孙女娄依依及其挚友瑶、上任盟主之两位爱女娄凌雪及娄傲雪亦同时下嫁温盟主。”

  石天雷呵呵一笑道:“不简单!当世的才女皆入温家,老夫之两位孙女何其荣幸矣!呵呵!太好啦!”

  吕鼎含笑道:“温盟主是武林史上年纪最轻、武功最深、福最多的盟主,各位可别失去这种难得的眼福。”

  温旭含笑道:“不敢当!能够令武林获得暂时的和平,是在下欣慰之事,在下希望各位今后能够通力维护武林和平。为了庆祝眼前之成就及在下之婚礼,在下决定在九月八起包下洛所有的酒楼、客栈,连摆叁天的水席。”

  众人立即哄然喝采!

  吕鼎呵呵一笑道:“洛城的四大天王赖镇江、范永保、郑炳宏及姚隆顺皆是温盟主的受友,诸位可以放心的大吃一顿。而且,温盟主酒量通海,诸位一定可以喝个痛快。不过,温盟主不你们送礼,你们可别大包小包的抱来抱去呀!”

  温旭哈哈一笑道:“爷爷说得不错!诸位尽量的吃、尽情的喝,就是不准备礼,否则,在下一定要罚他喝个烂醉如泥!”

  众人立即哄然大笑!

  石天雷道声:“上路吧!”魔宫高手立即回林挑起行李鱼贯离去。

  群豪亦欣慰的相继离去。

  巍峨的大别山虽然仍是硝烟,却不失本的傲立着,好似江湖虽然元气损伤,却仍然屹立存在着。

  暮色渐至,本书亦就此结束。
上一章   鸭霸头   下一章 ( 没有了 )
双峰奇谭浊世魔童花仔王虎子骄娃棍王巴大亨双龙抱群英争雄逍遥神剑手王对王剑霜刀风
欢迎您对鸭霸头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鸭霸头最新章节第十八章屹立全书完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鸭霸头的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就到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