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免费提供在线阅读群英争雄最新章节:第十八章温柔乡中全书完
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
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亚博 亚博国际平台 亚博国际pt 网游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仙侠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竞技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热门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都市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言情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穿越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灵异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军事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官场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排行 校园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推理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总裁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同人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架空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玄幻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武侠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重生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历史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全本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好看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 > 武侠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 > 群英争雄?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06? 时间:2019-9-9? 字数:12878?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温柔乡中(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爆冷门,哇!真是大爆冷门!

  马达居然先走入齐玉萍的新房之中哩!

  金陵镖局的声望原本就远逊靖风山庄、飞天神手及江家庄,何况,它已经局毁人亡只剩下齐玉萍这个孤女了。

  虽有万事通撑,可是,也比不上这三家的声势呀!

  其余的五位新娘子纳闷了!

  齐玉萍自己也不敢相信地望着马达。

  马达掀起红巾,又替她卸下凤冠及霞披之后,含笑问道:“爹娘诸人的尸骨是否埋妥了?”

  “埋妥了!谢谢你的关心!”

  “等到武林盟主盛会之后,咱们回去祭拜吧!”

  “好的!”

  “那七车嫁妆处理妥了吧?”

  “已经还给对方了,谢谢你的帮忙,否则,我不但人死,家人一定会因为那些嫁妆而遭人唾骂得无法在九泉之下瞑目。”

  “请恕我当时为了潜入嫠妇门而坐视你受苦及多次退你。”

  “我了解你的苦衷。”

  “嫠妇门已散,请勿对该门之人留有仇意。”

  “我会的!”

  “咱们去祭拜之时,我会厚恤那些阵亡者之家属。”

  “万老已经做过此事了!”

  “咱们仍应表示些心意。”

  “谢谢!我代表那些人向你致谢!”

  “你太客气了!此外,你有喜了吗?”

  “是的!”

  “此胎若是男婴,让他姓齐,好吗?”

  “你…谢谢…谢谢!谢谢你!”

  “别掉泪,每人的际遇皆不同,我比较幸运,就该推己及人,你先歇会吧!”说着,立即含笑离房。

  不久,他进入黎若男的房中替她掀巾及卸下冠歧,道:“若男! 你当真和梅妹长得很相似哩!”

  她立即传音道:“别道出娘的情形。”

  “若男,还记得在大相国寺卜签之事吗?”

  “我当时好蛮横喔!”

  “哈哈!我觉得该寺之签准的哩!”

  “不尽然,你替大哥了签王!结果,他死了,本门也散了!”

  “哈哈!我当时是在卜我自己进入本门的运气呀!我为了逗你大哥的乐,才故意附和他。”

  “原来如此!你进入本门之后, —直是逢凶化吉,迅速升级,看来该寺之签果然甚灵验哩!”

  “哈哈!最灵验的是咱们的婚事,果真是签王哩!”

  “羞死人了!”

  马达哈哈一笑,立即进入江含烟的房中。

  他替她掀巾及卸下冠被之后,传音问道:“小宝宝有没有捣蛋?”

  她羞赧地摇头,低声道:“没有!”

  他道:“多珍重!”亲了她一下,方始离房。

  他替江慧慧掀巾及卸下冠岐,问道:“慧妹,还记得那位追杀你的‘多情公子’曹启义吗?”

  “记得!他真该死,却又该感谢他。”

  “不错!若非他使用媚药害你,咱们恐怕尚不认识吧?”

  “嗯!”“他的家人没有出来寻仇吗?”

  “爹早就先去摆平他们了!”

  “原来如此!小宝宝乖吗?”

  “嗯!”他亲了她一下,立即进入车傲梅的房中。

  他替她掀巾及卸下冠披,传音问道:“梅妹,你知道爹将赴峨嵋之事吗’”

  她立即传音应道:“知道!娘和爹一起去。”

  “庄中交给谁管呢?”

  “二师兄。”

  “你不反对此事吧?”

  “深感庆幸,达哥,多亏你的帮忙。”

  “小意思!多照顾若男些吧!”

  “我知道!”

  “小宝宝乖吗?”

  “嗯!”他道:“多保重!”又亲了她一下,才步入果天香的房中,他掀巾,卸下冠披之后,立即搂吻着她。

  “香妹,怪我把你排在最后吗?”

  “爷爷常说:‘好酒沉瓮底’,你一定是要留下来吧!”

  “好香妹,你真是我肚中的蛔虫。”

  “人家真的希望能变成你肚中的蛔虫,我一定不会偷你的营养,我只求能够永远伴随你。”

  “好吧!让你先尝尝“大蛔虫’吧!”

  她迫不及待地光身子摆妥架势了!

  她咯咯一笑,立即全力合着。

  马达存心要借着果天香的热情示范带动自己后的享乐,所以他全力以赴地耕耘着。

  她乐得将一套套花招施展出来了。

  他享受着异样的刺,杀得更起劲了[

  那人的“响曲”令其他的五女心弦震颤了。

  那密集的战鼓声令她们身子轻颤了。

  果天香那笑声及胡言语令她们听得面红耳赤,尤其一想起自己也曾经胡言语过,更加得难为情了。

  —个时辰之后,她那呻声令她们回想起自己曾经享受过的飘飘仙滋味,她们陶醉了!

  足足又过了盏茶时间,果天香得软绵绵地求饶了!马达连扣“扳机”立即将她“毙”

  他一见时间尚早,立即拿起衣靴步入齐玉萍的房中。

  齐玉萍只和他春风一度就“中镖有喜”她当时又被媚药催得神智昏,事后只觉得酥疼加。

  她方才听得漾,此时一见到马达赤地过来,她羞喜之下,立即自榻中去中衣。

  不久,她赤了。

  他轻抚那微鼓的小腹—阵子之后,放心地长驱直入了!    翌上午,马达一听无尘大师赴大相国寺,他的心中一动,立即邀众人一起去烧香还愿。

  六辆马车便载着他们驰入城内。

  他们刚在寺前下车,那名知客憎立即发现掌门方丈法驾,他急忙唤人去找住持及擂鼓呜钟。

  当马达诸人来到殿前台阶下方,一名五旬和尚已经率领三十七名和尚匆匆地循阶下来,行礼道:“参见掌门师伯!”

  “免礼!”

  “参见道长!”

  “免礼!这位是马庄主。”

  “咦,你…你不是那位连求两支签王的施主吗?”

  “是的!大师记真佳!佩服!”

  “不敢当!请入殿奉茶!”

  众人立即含笑循级而上。

  无尘大师率领诸人在大雄宝殿参香顶礼之后,便跟着住持进入知客厅中品茗。

  马达含笑问道:“大师为何一眼即认出在下?”

  “敝寺当时被迫封殿供嫠妇门少主及姑娘卜签,你又被迫卜签,却又连得六个允杯,卜得签王,贫僧印象特别深刻。”

  “贵寺之签果然灵验!”

  “阿弥陀佛,心诚则灵!”

  无尘大师含笑道:“悟仁,马施主乃是群英庄庄主,该庄位于嫠妇门旧址,你若有空,多前往请益!”

  “是!”“哇!不敢当!大师请多指教!”

  “施主太客气矣!施主乃是武林公认的未来武林盟主,敝寺今后尚须多加仰仗哩!”

  “不敢当!”

  众人又寒暄一阵子之后!无尘大师便与支云道长共搭一车离去,马达诸人则直接返庄。

  日子在欣喜之中又过了三,车宏城夫妇诸人及江雷夫妇准备离去了,马达便率人在门外恭送他们离去。

  马达及黎若男立即径自去见宫装美妇。

  只见她的双掌在脸上轻一阵子,立即现出一张令人炫目夺神,叹为观止的容貌。

  “达儿,你的心愿已了吧?”

  “是…是的!”

  “我今晚就易容径行离去?别送我!”

  “是!娘,你多珍重!”

  “田雪一直按兵不动,必有异谋,宜多小心!你将她除去之后,就废了那批人的武功吧!”

  “是!”“孩子问世之后,别忘了传来喜讯。”

  “是!我们会带他去见你!”

  “很好!多作善事,替本门赎罪吧!”

  “是!”

  又过了一星期,这天上午,马达正在房中与果毅拆招之际,黎若男肃客入房递来一张字条。

  “明晚子时,我在华清池候你,你若不来,华山派必遭殃,记住,只准你独自前来。田雪。”

  “哇!很好!该算算总帐了!”

  “达哥,恨天五叟之毒物,不可不防!”

  “我知道!我不会让他们有出手的机会。”

  果毅沉声道:“你识路吗?”

  “不太!”

  “若男,先回函通知她,咱们须派两人带路。”

  黎若男立即应是离去。

  “爷爷,她会不会趁我不在之时来袭呢?”

  “她不敢!目前各派之人皆已在监视他们,他们若有何动静,各派之人会在沿途通知你。”

  “是!”“见面就杀,别噜嗦!”

  “是!”“时间不多,你去和她们道别,我去找人给你带路。”

  “谢谢!”

  马达—踏入舍,果天香六人已经关切地他入厅,他立即含笑道:“福将出马,大家有信心!”

  黎若男道:“达哥,我已经通知密牢之人转请各派注意同心会之行动及暗中接应你啦!”

  “密牢?在何处?”

  “在马家桥附近,牢中之囚犯已放光了,目前尚有百余人在该处,他们的忠贞程度足以信赖。”

  “好!我这就出发,你们静候佳音吧!”

  六女依依不舍地立即跟着他步向大门。

  不久,马达翻身上马,与两位青年疾骑而去。

  突见果毅及万事通上前,只听果毅沉声道:“若男,你能否尽速通知少林及武当二派?”

  “可以!”

  “你速通知该二派会合其他各派高手,务必要在明晚子时抵达西安,并在阿房宫旧址会师。”

  “爷爷,你要牵制同心会之人吗?”

  “是的!此地由你们六人留守,其余之人在半个时辰之后出 发。”

  果天香忙道:“香儿也要去。”

  “胡来,你没考虑自己的身子吗?”

  “这…”“放机灵些,一有不对,先避开!”

  “是!”

  山雨来风楼,整个武林再度紧张了,一批批江湖人物纷纷涌向西安,沿途之中,时见拼斗情景。

  马达及两位青年专心赶路,并不理会那些闲事,翌黄昏时分,他们三人终于接近了西安。

  那两人向他略远方向,立即掉转马头离去。

  马达甫入城,便被八名黑衣人拦住,只见为首的中年人沉声问道:“你就是飙马马达吗?”

  “是的!”

  “奉会长谕,约会时间提早到戌时整。”

  “我尚有用膳的时间吧?”

  “你若肯跟我们走,来得及!”

  “行!”

  那八人立即带他进入附近的一家酒楼及替他订下酒菜。

  不久,马达悠悠哉哉地开始用膳。

  那八人坐在附近座头监视一阵子之后,那名中年人立即不耐烦地催道:“时间差不多了,吃快些!”

  马达执壶灌了一口酒,立即去。

  事出突然,那些酒又被他贯足真力,立听一阵惨叫声,中年人和六位青年立即捂着脸倒地惨叫。

  另外一人吓得拔足疾奔。

  马达身子一闪,立即拦住他道:“留你命,就是要你带路!”

  “是!是!小的带路!”

  马达冷哼一声!立即跟他掠去。

  沿途之中,纷纷有黑衣人现身跟在他的四周,刚出城门,他的四周至少已经有两千个黑衣人。

  他暗骂一声:“不知死活的跟虫!”继续跟着掠去。

  华清池位于骊山之麓,起初是一栋石屋,到了唐朝时才扩建为华丽的华清宫。

  由于年代已久,宫殿已有斑蚀,马达跟到骊山下,他刚抬头望向宫殿,那批人已经疾攻而来。

  马达哈哈一笑“开天八掌”疾攻而去。

  他的功力越来越强,身形越来越疾,不到半个时辰,那两千余人除了溜掉近百人之外,全部”嗝”了。

  马达长啸一声,立即沿着山道掠去。

  就在他接近华清池之际,倏觉的方空气有些不对劲,他立即刹身运功,沉稳地朝前行去、

  倏觉脚底一阵燥热,他刚止步一瞧,两侧林中疾速地来两篷细砂,他立即朝前掠去啦!

  他的身子尚未落地,立即又有三篷细粉自林中掷来,他冷哼一声,身子倏地疾向前滑去三十余丈。

  “站住!”

  马达身子甫落地,不停反进,迅速地朝前去。

  立见五位中等身材的老者怒吼追去。

  马达心中暗笑,默察身子并无不适,而且连脚底的燥热之感亦已经消失,他当场喝道:“有快放吧!”

  “哟!凶什么嘛!”

  “哼!你约我独自前来,却派两千余人在山下攻我,方才又派五个老鬼以毒物拦截,究竟是何居心!”

  一声暴吼:“住口!”之后,他的身后已经攻来五道掌力,他惟恐掌力有古怪,立即向右侧滑去。

  那五名老者出掌落空,立即再度扑去。

  “五位哥哥,请稍候!”

  那五人可真乖,立即刹身望向田雪。

  “乖徒儿,他们就是恨天五叟,听过吗?”

  “听过!其貌不扬,个子又小,难怪会恨天!”

  恨天五叟怒吼一声,再度扑来。

  马达不客气地当场施展出”混沌”

  五老骇然之下,拼命地掷出毒物及闪躲着。

  马达出掌如山,身形似电,大开杀戒!

  “啊!”、“轰!”一声,一具身子爆炸了!

  就在另外四人大骇之际,如山掌力自四面八方涌至,四老绝望地厉吼一声,全力劈出一掌。

  “轰…”声中,两石柱及一道墙已被震垮,另外四老已经粉身碎骨,几乎找不到完整的肢臂。

  田雪心中暗骇,立即掠上池畔。

  马达哈哈一笑,立即滑到她的身前。

  她故意张腿摆出人的姿势。

  “够了!我不喜欢坐‘老爷车’啦!”

  “你…你不是见不得女人的身子吗?”

  “你是女人吗,你是一只妖,凶残、贪婪的妖。”

  “咯咯!骂得好!咯咯…”马达不由被她笑得一阵迷糊。

  “徒儿,你听过调虎离山之计吗?”

  “你…你派人去开封啦?”

  “不错!我早就在那边安排四百余人。”

  “哈哈!四百余人而已呀?不够看啦!光是飞天神手及万事通两人就足以将他们摆子啦!”

  “咯咯!可怜!你真是傻得可怜,你可知道你走后不到半个时辰,那两个老鬼便倾巢而出来支援你吗?”

  “你想唬我?”

  “咯咯!你在沿途之中,没发现拼斗吗?各派高手已经决定在今晚会师西安,打算击垮同心会,咯咯…”“既然如此!你还笑得出来’”

  “咯咯!他们前一定又赶回去了!”

  “为什么,”

  “我在各派皆有人卧底,而且那些人的身份皆甚高,是他们先通知我各派即将行动,我才下此狠手的。”

  “你想唬我?门都没有啦I”

  “嘿嘿!你太天真啦!我连黎若男母女的贴身待婢皆能收为我用,何况这些不知好歹的帮派呢?!”

  马达一想有理,不由默然。

  “乖徒儿,我已下令那些卧底之人向各派掌门人下毒,他们在今落时分,便会毒发,他们敢不班师还朝吗?”

  “他们一定会回去吗?”

  “会!因为,卧底者会暗示那些掌门人下令回去。”

  “你…你当真如此做了?”

  “不错!三之内,那些掌门人若不取得解药,势必会毒发身亡,最妙的是,尚会在死前让卧底者接任掌门人哩!”

  “你真狠!”

  “咯咯!小意思!你想救那些人吗?乖徒儿!”

  “速出解药来,否则,你必死无疑!那五个老鬼就是例子。”

  “咯咯!死?我已经活够了,反正有那么多人会陪葬!”

  “你…你想怎么样?”

  “乖徒儿,你好好地陪我乐一次,我就把解药交给你,如何?”

  “我如何相信你呢?”

  “你非相信不可!你已经别无选择!”

  “解药在何处?”

  “城中。”

  “好!希望你言而有信,否则,你会死得很惨!”说着!立即去衣衫。

  她咯咯一笑,立即纵入池中。

  马达冷哼一声,立即飘掠过去。

  她咯咯连笑地仰身摆阵备战。

  不到盏茶时间,他突然打个哆嗦,

  她那右掌倏地疾抓向他的眼。

  “叭!”的一声,他立即扣住她的右腕。

  “你想干什么?”

  “咯咯!你完了!”

  马达倏觉扣住她右腕之处—阵麻热,立即大骇。

  “咯咯!此池之水已在方才被我动过手脚,所以,你才会有哆嗦的现象,师父这招够高杆吧!”

  “卑鄙!”

  “咯咯!我的右腕早就拭过毒,所以,你方才会觉得麻热,你此时一定觉得功力逐渐不听使唤了吧?”

  “你够狠毒!”

  “咯咯!识相些!别再作困兽之斗啦!师父我如果高兴的话,说不定会留你一命。”

  “哼!鹿死准手,尚未得知哩!”

  “咯咯!少虚张声势啦!吧!”

  马达在她说话之际,立即发现手中之麻热感已经消失,而且“关元”及“气海”的震亦已经减缓。

  他安心多了!

  “你…你的功力怎会增加如此多?”

  “咯咯!这该感谢令岳母,若非她上回派我出这趟任务,我岂有机会盗取那么多的功力呢?”

  “你连恨天五叟那种货,也陪他们睡觉呀?”

  “当然啦!否则怎能盗功及使唤他们呢?”

  “下!”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该多学学!”

  “无聊!”

  “咯咯!你硬的哩!居然不肯哩!…”

  马达一见“关元·及“气海”的震颤正在迅速地减少,他暗中一喜,佯装咬牙切齿地哆嗦不已!

  “咯咯!我倒要看你能撑多久,”

  她旋得更起劲了。

  不到半个盏茶时间,马达的危机已过,突听他佯作问哼一声!

  上身立即朝她的身子扑去。

  她咯咯一笑,准备“验货点”了。

  倏觉心口及右肩一疼,她立即惨叫出声。

  马达将功力自她的“膻中”一按,她立即出一口鲜血。

  “哈哈!谁输啦?”

  “你…你没中毒?”

  “你自己最清楚啦!”

  “哼!你不想取得解药吗?”

  “想!你肯合作吗?”

  “休想!”

  “好!我先试—下!”说着,他立即将功力一催。

  她立觉深处一颤,忙喝道:“住手!”

  “哈哈!抱歉!我不是用力的,!”

  他连催三次功力之后!她哆啸地道:“快…收…功!”

  “还早哩!”

  她惨叫一声,全身倏地剧颤。

  “你…不要…解药吗?”

  “待会再说!”

  “迟…迟了…啊…”一股股凉飕飕的货儿疾涌入他的体中了!

  她面无人了!

  “你…你…”“你…错…了!”

  “解药呢?”

  “没…有!”

  “胡说!解药在何处?”

  “五老…配不…出来!”

  “妈的!你骗我!”

  “你…不该破了我的元…你…你…”“解药呢?”

  “你…后悔…吧…啊…”双腿一蹬,浊气一吐,她“嗝”了。

  马达匆匆地上前搜索她的衣物。

  空空如也!

  她根本没带什么东西,因为,她自信可以盗取马达的功力,从此以后,可以予取予求,何需带什么呢?

  马达匆匆地穿上衣衫,立即疾掠而去。

  他身形似电一般疾掠到山下,便听见一阵烈的拼斗声音,他顿时燃起希望地开口长啸了。

  他暴增不少的功力!这—振嗓长啸,立即传出老远,立听远处传出一阵欢呼道:“飙马来了,杀!”他疾掠近民宅之后,踏着屋脊疾而去,不久,便接近那杀声如雷的拼斗现场。

  倏听果毅喝道:“达儿,速来此地!”

  他循声一瞧,立见果毅在—道人墙中央向他招手,他唤声:“爷爷!”立即疾掠而去。

  只见无尘大师、玄云道长、—位老尼、老道和三位老者昏躺在地上,另有七位老者正在拍按他们的道。

  “爷爷,他们是不是被卧底者下毒?”

  “不错!你怎知此事?”

  “田雪说的,爷爷,有没有碗?”

  “这…你要以血救他们吗?”

  “是的!”

  “咱们去取碗!”

  两人立即疾掠出人墙。

  他在半空中一瞧,只见血成河,处处是尸体及伤者,黑衣人虽众,却被宰得到处逃散,马达不由大喜!

  “哇!田雪及恨天五叟已被我宰掉了,你们若想活命,还是趁早弃械投降吧!”说着,一式“鹞子翻身”向下一扑,双掌已经劈出二十余道掌力卷向一批黑衣人。

  “轰隆”及惨叫声中,那批人只剩下三个负伤人,立见他们三人跪地求饶,马达不由得意地长啸一声。

  这声长啸好似催命符,吓得不少人纷纷弃械投降。

  “哇!降者免死,不降者,杀!”“饶命!饶命!”

  各派高手忙着点制倒那些人了。

  马达和果毅疾掠入厅,一见壁前柜中有碗,果毅边取碗边道:

  “达儿,你真是有史以来最神气之人。”

  “哈哈!这些家伙一向欺善怕恶,我瞧多了,走吧!”

  他一掠出厅,一见尚有数百人在顽抗,他长啸一声,道:“该死!”身子便已经扑到现场。

  “混沌”一阵疾劈之后,现场立即血纷飞!

  “饶命!饶命!”

  “跪下!”

  “是!”马达哈哈一笑,迅即离去。

  他掠入人墙中央之后,那七名老者已经各持一碗瞧着他,他立即走到一名老者的身前划破自己的左腕。

  鲜血源源不绝地着。

  七名老者各端一碗血,徐徐灌入七位掌门人的口中。

  马达—见鲜血根本无法入腹,他立即上前饮血一一度入对方的口中,一直忙了半个时辰,方始起身。

  立听一阵“叽哩咕噜”连响。

  “小心!他们快上吐下泻了!”

  他的话声方落,现场立即传来一阵阵恶心的腥臭味道,马达立即喝道:“人群速散,速取清水及巾来。”

  众人立即轰然一散。

  不久,二十余人提水持巾疾掠而来。

  地上之七入亦先后呻出声。

  “哇!各派速派人上前替掌门人净身,同时协助各掌门人运功出余毒,快点呀!”

  那二十人立即上前。

  那七名老者亦匆匆地上前指挥急救工作。

  “达儿,你不要紧?”

  “没事!”

  “要不要调息一下?”

  “没关系!先瞧瞧七位掌门人的伤势再说吧!”

  “达儿,此次幸亏有你!否则七位掌门人一死,我可就良心不安了。”

  “爷爷,是你出的点子吗?”

  “不错。”

  “爷爷,田雪在各派皆派人卧底哩。”

  “爷爷失算。”

  “那些卧底者呢?”

  “已当场被各派掌门人下令击毙。”

  “死得好,哼!还妄想继任掌门人。”

  “你真的宰掉田雪及那五个老鬼啦?”

  “不错。”

  “呵呵,你实在罩得令人无话可说,那五个老鬼乃是诡计多端,武功高强之人,他们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会要人命,他们如何对付你呢?”

  马达干脆叙述自己入城后之情景。

  当他说到自己被五名老鬼追逐之时,果毅却神色紧张地急问道:“你在动手之前,有否,先排出脚底之燥热气?”

  “没有呀,我一直在跑,哪有时间运功呢?”

  “那是苗疆瘴毒呀!真狠!你后来如何克制它呢?”

  “哇!爷爷,你忘了我曾食过‘千年金线莲果’吗?它自动替我罢平了,否则,我哪能站在此地呢?”

  “有理!我是被那五个老鬼的毒物搞怕了!后来呢?”

  马达便叙述自己宰掉五老之经过。

  “呵呵!很好!很过瘾,你如何宰田雪的呢?”

  马达一见附近之人皆在旁听!他立即将自己如何与田雪“搏战”及被她威胁之经过利用“传音入密”叙述着。

  果毅被田雪的狠怔住了!

  他被田雪的诡汁多端慑住了!

  他亦被马达的耐力震住了!

  他更对“千年金线莲果”之异效心服口服了!由于有甚多的旁听者,他不便多言,仅是呵呵笑道:“好!真好!田雪这一死,天

  下可以太平了!”说着,立即呵呵笑个不停!

  附近之人亦欣然喜。

  “哇!华清池中之毒必须尽早除去哩!否则,游客们一沾上水,届时恐怕会发生不少的意外哩!”

  “嗯!有理!”

  他朝地上那七人一瞧,一见他们皆呻不已地被扶坐起来,他不由暗喜道:“能出气,就死不了啦!,先去瞧瞧华清池吧!”

  他立即朝身侧的一名中年人低声道:“老夫和马庄主到华清池去瞧瞧毒质污染情形,恃会立即返回。”

  “是!”马达立即含笑和果毅疾掠而去:

  两人的身形甚疾,不到盏茶时间,便进入华清池,果毅立即见到柱倒墙破及血纷溅的恐怖情形。

  “呵呵!达儿,你不知道是天上的哪一座煞星降世,专门降妖伏魔的,你的这一身功力实在过于骇人啦!”

  “哇!没办法!他们皮想挨揍嘛!”

  “呵呵!有意思!那婆娘呢?”

  “在那边凉快哩!”

  果毅—见到田雪浑身赤,双腿大张,秽物溢一地之情形, 不由苦笑道:“难怪香儿会被你成那副模样!”说着,含笑望着马达。

  “咳!马马虎虎啦!爷爷,这些水如何处理呢?”

  “待我瞧瞧!”

  两人沿池打量—阵子之后,立即指着右侧池角,道:“达儿, 你瞧见了吧?那个石栓可能就是开关。”

  “哇!有理喔!”

  马达立即去外衫及靴袜跃入池中。

  他左旋右扭一阵子之后, —见池水未见消褪,他不信地向外

  一拉,居然将石栓拉出了一大截。

  池中立即传来一阵“咻!噜!”声音,温泉亦迅速地消褪着。

  他不由欣然喜!

  他掠上池旁,立即看见四周池壁中央各出现一个脑袋大小的圆

  ,那些温泉正是由此四向外去。

  “哇!它们向何处呢,会不会冲到别人呢?”

  “这…走!去瞧瞧吧!”

  两人迅速地在清华池四周墙壁及地面瞧了一圈之后,果毅放心地道:“此池设汁得真妙,不会有事啦!”

  两人立即又重回池旁。

  只见温泉已经光,池底另有四股温泉溢出,马达立即问道:“毒物余渣会不会卡在此池中呢?”

  “有此可能1我看必须发动众人提水来冲洗,你先关上石栓吧!”

  马达立即掠过去下石栓。

  立见那四个圆右侧之青石向左一移,迅速地堵住口。

  “哇!好妙的设计,以前的人实在不简单!”

  “达儿,替她穿上衣裙,找个地方埋了吧!”说着,立即低头思忖。

  马达立即上前替她穿上衫裙,然后挟起她。

  两人掠离华清池不久,便听果毅道:“把她埋在右侧林中吧!”

  马达掠至林中深处,随意地劈了个深,将她朝内一抛,边埋土边道:“你若有机会再为人,可要乖一点喔!”

  “呵呵!她这种坏胚子能够再世为人吗?”

  他朝地上之松土踩动一阵子,方始掠出林外。

  他与果毅会合之后,立即朝山下掠去。

  当他们拣回现场之后,七位掌门人巳能行动,他们刚站妥,七位掌门人已经联袂上前,朝马达行礼致谢。

  “哇!不敢当!”

  无尘大师欣然问道:“听说庄主已将田雪及恨天五叟除去了?”

  “正是!不过,现场必须清理,尤其池中曾被田雪下过毒,方才虽已尽中温泉!恐仍留有余质。”

  “无妨,敝派弟子有能力处理此事!”说着,立即转身朝一位老和尚低语数句。

  那名老和尚上前略一招呼,一群和尚、道士及中年人立即进入屋中,提着水或扛着水缸迅速地离去。

  马达一见现场约有八千名黑衣人被制倒在地上,另有五千余名僧道俗尚在调息或疗伤,不由神色一黠。

  尤其在看见那成千上万的尸体之后,他更是低声一叹!

  无尘大师诸人一见到他的神情,钦许地互视着。

  不久,无尘大师突然含笑道:“庄主,老袖诸人方才曾经商量过一件事,打算请你提供参考意见。”

  “这…我年轻识浅,恐怕无法提供什么好主意。”

  “庄主太客气了,嫠妇门及同心会这两场武林空前大风暴,全赖庄主予以化解,庄主可谓是大智大仁大勇者。”

  “不敢当,目前各大门派皆受创不浅亟待疗养,因此,本届武林盟主选拔大会决定要停办。”

  马达不由—怔!

  果毅的脸色亦为之一沉。

  无尘大师不慌不忙地又道:“事实上,此次大会尚未举行,武林各界人士便已经公认你是最佳人选。”

  “因此,各派掌门人决定采用武林盟主选拨办法第三条规定,请庄主接受吾等七人之礼聘执掌武林盟。”

  马达立即惊喜地望向果毅,

  果毅呵呵一笑道:“好主意!当初订定这条例之人真是高瞻远瞩,达儿,你就好好考虑一下吧!”

  “这…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呀!”

  果毅立即含笑朝无尘大师问道:“听说武林盟为了辅佐历届盟主执行盟务!曾设有九名助理,目前不知尚维持此种制度否?”

  “有!目前仍由九大门派各推举一位长老协助盟主执行盟务,不过,由于江湖动,已经形同虚设。”

  “尤其武林盟主长期由敝派掌门人兼任,其余的帮派在无形之中便把盟务视成敝派之私务。”

  “因此,武林盟已经形同虚设,所以,才会让心怀异轨之人遂行阴谋,造出无边的杀戮及纷争。”

  “敝派面对此种局面,正在发愁之际,却发现掌门信物失踪,为了声誉,只好痛苦地坐视江湖动。”

  “所幸上天垂怜及我佛慈悲,庄主你出现了,你先解散了嫠妇门,如今又消灭同心会,为了武林安危,请你执掌武林盟吧!”

  “这…”果毅正问道:“大师,武林盟仍会设置辅佐人员吧?”

  “是的!峨嵋诸派虽散,仍需伺机复派,因此,仍宜设立九位辅佐人员,俾盟主能够了解各派之状况。”

  “很好!达儿,你可以慎重地考虑啦!”

  “哇!大师,你是有道高僧,一向德高望重,还是你来担任盟主,晚辈—定会尽全力帮忙的!”

  “阿弥陀佛!老纳老矣!庄主年轻有为,武功盖世,又广结良缘,实乃最适当的武林盟主人选,请勿再推辞吧!”

  玄云道长正道:“庄主,你该明白智慧如海及众望所归,顺天命,符民意之含意,请你别再客气了。”

  其余的五位掌门人立即纷纷出言相劝。

  果毅含笑道:“达儿,你就做做看吧?”

  “哇!好吧!”

  群豪不由神色一喜!

  “哇!晚辈只是做做看而已!如果不满意或自觉无法胜任,诸位前辈可别阻止晚辈挂冠而去!”

  群豪怔了一下,不由面面相观。

  “哇!不过,瞧在那么多人打破头争夺盟主宝座的样子,晚辈还真舍不得挂冠,还是干一任吧!”

  果毅呵呵一笑,道:“好小子,会整人的哩!”

  马达哈哈一笑,倏地面对东方放声长啸。

  群豪心情一松,立即跟着放声长啸。

  弥漫多年的武林妖氛迅即被吼得烟消云散。

  (全书完)
上一章   群英争雄   下一章 ( 没有了 )
逍遥神剑手王对王剑霜刀风马踏边关波霸碰拳头跑马郎君临天下双绝奇侠红唇族之赌蝶衣变
欢迎您对群英争雄发表您的评论,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群英争雄最新章节第十八章温柔乡中全书完来源于网络,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全文字手打最快更新,找类似群英争雄的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就到独特亚博,亚博国际平台,亚博国际pt网。